白理和犬

朝朝夕夕
三次非互关的朋友 如果我确实不太想让您关注 您还是尊重一下我的意愿吧....真的挺糟心的.... 1 4
【黑月】为名是点文 是傻白的摸鱼 是不好看的 周更!!!(。) 01 黑尾第一次念出“月”这个名字时,咬字理所当然,回过神来音节已经落成。他还有些新奇地停顿了一下,直到孤爪的声音闷闷地从正换着的队服里传来:“你们已经这么熟了么?” “谁知道呢。”黑尾懒洋洋地扭开汽水瓶盖,砰的一声闷响,汽水冲到瓶口又退了回去。“怎么说也跟眼镜兄打过挺多次交道了嘛。” 明天是休息日,今晚的体育馆已经空空荡荡,只有他拉着研磨加练到这么晚,天色已经黑透了。黑尾把书包拎在肩上,顺手关了场馆的灯,周遭霎时暗了下来,他摸着黑熟练地推开门。明朗的月色细细地照上台阶... 3 50
【雷卡】与世恒温 末班车!祝卡宝生日快乐!!想要赶在这一天,送卡米尔一个温柔的世界。 cp向雷卡 第一人称 一. 从前总是有人反反复复地告诉我,你能过得这么好已经是仁慈的恩赐了。那些人说这些话时眼里有种奇怪的亮光,带点睥睨的神色近乎理直气壮。 对于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太多的感觉,像... 39 286
【雷卡七夕21H】眼里是七夕24H的21点档 甜腻腻(。)的恋爱场! 虽然跟七夕节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00 下雪了。 雷狮正抖落着不知多久没碰过的围巾,一边避着灰尘一边说,卡米尔,为什么非得戴这条? 冬天的白昼仍有着灰蒙的天色,还没落过大雪的街道行人已经寥寥。雷狮手里的灰色围巾是昨天从柜子里翻到的,线头都有点乱了,颜色还是温和地铺开来。 卡米尔看了一眼,淡淡地说:“你可以不戴。”... 59 532
【百日瑞金-32day】破晓时分究极不好看预警了! 00 那天最终留下来的记忆,说不上特别,但慢慢留着,居然也有了一点可被念想的触动。在天将破晓前,自深夜微寒的晚风与还隐隐透着的星子间开始延伸,弯弯折折,直至天光漫然。 格瑞从旅馆独自走出来,睡意已然在缓慢的步子里渐渐散去。天还是沉暗的,完全是夜色,他在约好的树下停了步子,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虽说扯着格瑞执意要在这座山上看一回日出,说是想见一见自小长大的地方每天是如何迎来白昼的是金,但此时已经差不多到了约好的时间,却不见... 39 490
【雷卡】荆棘鸟原作向我流瞎扯 除雷卡外无cp向 不算虐...刀不到人 01 伤口不深,轻飘飘地擦出一道,渗出一点血珠。 雷狮的反应极快,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向旁边侧去,才得以不被正中后心,但仍来不及避完全,左臂被那支箭割开一道口子。 那一刻卡米尔飞快地看向箭射来的方向,只眼尖地瞥见一抹烟倏地散开来。 大赛中未知的技能,未知的手段太多,卡米尔目光微沉,眯着眼盯了盯一片空旷的方向,才回头向前踏了一步:“大哥?” 雷狮啧了一声,低头看了看伤口,神色无异:“大意了。” 帕洛斯踱着步子,弯腰捻起箭尾。锋利的箭头泛着深紫色的凝... 79 609
【安艾】暖光我觉得 @六安 可能会喜欢学pa小甜饼 森日快乐! *特别少女心了 01 巧克力是精装的,圆圆的盒子扎着粉红色的丝带,小小一盒还有点可爱,安静地被搁置在窗台上,被一点阳光浸了半边。是安迷修戴着值日袖章从窗口经过时偷偷塞给艾比的,前者还对着她眨眨眼,颇有点期待看到什么回应似的,傻兮兮的笑了一下。 艾比愣是面无表情到安迷修磨蹭着离开,然后才趴在桌上,一脸嫌弃的戳了戳那个盒子。埃米坐在后座,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点无奈。早自习书声琅琅,他趁机拿笔戳了戳艾比的后背:“老姐,你还在生他的气啊?” 艾比哼了一声,收起巧克力往桌子里递去,咬着牙压... 42 206
【雷卡】逾此一生给我俞 @朿俞 生日快乐呀!你是最——好的! 逾此一生 01 他至今还记得旧街道是什么样子。 潮湿的青苔颜色,破落的砖瓦,弯弯折折的小道。走在其中,会同时听到人群的喧嚷和无际的寂静。每个街角几乎都有相谈的人们,群群落落地聚在一起,彼此传达着彼此的生活。但人人之间都有空隙,至少足够两个半大的孩子穿行自由。 那是卡米尔最常与雷狮去往的地方。两个孩子总会有无穷的乐子可在... 34 429
【雷卡】伏笔(02)(1) 开始铺一张可能除了我没人会理解的大网了(。字数不多 二.starove01 第一眼的相遇,只是一个小小的瞬间而已。 人们总是喜欢把相遇全归至一个瞬间。记住一个人是在听到名字的那一秒,想起一个人是在对方眼神在脑海出现的那一刹那,意识到对方好歹被在意是某个顺其自然的动作。 所以,相遇也只能是那一个瞬间。 其实这种定义并没有什么道理。在雷狮恰好跟卡米尔对上目光的那一瞬间,也许有了那么一点即时的印象,但再... 53 318
【雷卡】伏笔(01)瓶颈期慢慢写的故事现pa成年设 有人愿意看就很开心了.. 一.STAROVE 01 卡米尔单手抵着额头,笔尖一下一下地点着桌面。他坐的位置正好被裹进了窗外透进的橘黄熹微中,阴影投在他面前的笔记本上。 本子上简单绘制的平面图被密密麻麻地勾画满,这是他用了一整天来修改的文件草图。甲方催得频繁,又偏偏卡在这个几乎没人可以来分担任务的繁忙点。卡米尔作为设计总监,只能在此时自己扛起这些大客户施加的压力。 已经工作了一整个下午,从昨夜开始就没怎么合眼的卡米... 83 438
【雷卡】息息雷卡新旧设的双向 漫画太好了 几个戳我的小细节在文里有类似的对应。 00 那是一颗看起来很荒凉的星球。 卡米尔看了一眼数据表盘。异常的波动显示正急剧变化,根本无法从中推知发生了什么。那颗星球仿佛有着巨大的引力,飞船行进的轨迹已经缓慢地向着那个方向发生了细微的偏移。 雷狮透过玻璃窗,低头打量着眼前慢慢接近的陌生星球:“飞船故障?” 卡米尔摇了摇头,放弃了手上徒劳的操作尝试,随雷狮一同站住。“这... 56 474
【林方】说予你写得很开心 想起了最初喜欢他们的那种感动送给从最初到现在 就很喜欢的片片 @umumuxAd3 —————— 00 算至今日,林敬言与方锐恋爱都谈了好多年,日子过得跟老夫老妻似的平常。方锐叨着念说你这个比喻太烂了,咱两陈年老夫夫,感情还如胶似漆热辣辣,哪平常了,人世间罕有。林敬言笑了笑,拎着刚选来的新鲜的菜,用手肘推了推方锐:“行了啊,赶紧回家,别贫。” 这清早的菜市场已经来来往往许多人。晨光熹微地从各方照来,天边刚破晓,有点安安宁宁的惬意。他俩往家的方... 14 81
【雷卡】远夏*大学雷x高中生卡 01 夏季的空气似乎都是闷热的。温度高了容易让人心浮气躁,思绪可能都闷得杂乱。只是那些明亮鲜明的故事,又常常发生在这样的季节里。足够干净明朗的季节,一切其实都是惬意的。 暑假开始后雷狮一如往常地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就赖在了卡米尔家。这是惯常了,他不爱待自己家,偏偏从小到大爱往常年一个人住着的卡米尔这里跑。这天雷狮清早就出了门,这时很晚才回。卡米尔本就将门虚虚掩着,听到雷狮毫不客气地将之一脚踹开以后,见怪不怪地搁下笔,声音不大地喊了声大哥。 后者把行李箱随便拖进了一个角落,然后摊进了客厅放置的小沙发。雷狮面带倦容地揉了揉太阳穴,嗯了一声。卡米尔从卧房走出来。灯光是老灯... 24 402
【安艾】雨幕我流角色理解+我流原著向 ←风吹雨打凹凸星想一如既往给bg一个傻白甜却傻白不起来了(。 来吃一口安艾吧 来吃吧 我太饿了……! ——————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我将真诚地对待爱情 01 很久以后再去回想,艾比才可以慢慢从那场火急火燎的初遇里头,咂摸出一点够小女孩浮想联翩的意味来。 想必冷流剑热流剑会嗖嗖几声破空响,然后拦在佩利跟前。特別拉风的青黄两色,都从容而缓慢的弥漫着似有实体的汽雾,就跟这个人一样,明明出场方式既正派也规矩,但总让人觉得骨子里都浸透着一种不轻浮的骄傲,自然而然地悄声无息地,就已经很... 75 341
【雷卡】心脏给 @饿蜉 蜉蜉!森日快乐——! 试着再写了原著向… *60分关键词 心脏 00 一旦决定认真思考清楚,不难发现心脏这个词像是一条暗线贯穿了卡米尔的始终。 真正战斗的时候卡米尔极少出手。他就好像悄声无息的一个边缘存在,在快节奏的混战中似乎脱离开战局,但真正身处局中的人会强烈的意识到卡米尔才是真正可怕的渗透,如影随形,微小的间隙轻易就会被捕捉,然后局势就更如齿轮相扣,咬合愈发顺利和令人胆寒。 帕洛斯眼力甚于佩利,每每战斗,他总是会把目光似有似无地投到卡米尔的身上。卡米尔却永远微眯着双目,眼神冷静,姿态平和。 ... 46 634
【瑞金】归家 @鱼干煎雪 祝痛宝宝生日快乐~ 继续我流原著向 *结局自由心证 *可以的话 请慢点阅读 00 如果说要诠释格瑞的心意,时间线得倒转回拉,顺着那根隐约又细长的线追究上很久很久,直到两人都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说不定才能模模糊糊找到个落定的点。 那个时候的许多记忆似乎都已经磨损得不甚清晰了。格瑞本来也不是个喜欢跟回忆纠缠不清的人,比起回望,他更愿意向前走。原因很简单,向前才能改变现状,向前才能牢牢把握住方向,才不至反复被牵扯在原地。 不过最近他想得挺多的,在大赛看见金的那一瞬他的心情其实很复杂。有那么一点惊讶... 105 1125
【林方】云痕*文风转变的失败尝试 *HE *写给自己 有点唠叨有点长 —————————— 01 方锐拖着行李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已经不早。天色半晚,干净的蓝灰色延了很远,飞机留下的尾迹掠开半边天,炙热的气体在空气中冷凝成一线云痕。像被遗留的一点儿记忆,喧闹走过后被孤单地定格在原地。 这里的早冬并不太冷,套件薄薄的外套尚不足讶异,更何况方锐从前经常一件衬衫过秋冬,对于温度的感知似乎更迟钝一些。玻璃墙外是很空的跑道,背景巨大的天幕望不见尽头,方锐沿着通道走着,忽然地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20 88
【雷卡】倾心是→不用喜欢和爱等字眼进行表白 *521 *我流原著向 01 也许血缘的羁绊带来的感情比自己曾认定的还要繁杂得多。 雷狮一直觉得自己的堂弟和自己有着十分相像的特质。他们同样简明利落,善于把个人情感置于看似肆意妄为内里却冷酷到几乎理智的行动之外,也一样敢于剖开自己,正视且认同以力量为绝对规则的世界。 他们相识已有十年了,雷狮知道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卡米尔。昼夜相处尚不提,更重要的是——彼此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段时光都是共同承受的。孤独与反逆,狂热与寒意,不如说雷狮太明白自己和卡米尔共同经历的那一部分往事带来的决定性影响,才有绝对的自信说他对卡米尔所有的念头和言行了如... 54 495
2 190
【雷卡】花间意*60分-关键词祝福之物 *花店pa 无脑恋爱甜味故事 [已经被归入想删范畴] 拼命赶出来的(然而迟到这么久)也很糙 希望能够宽容对待它x 00 遇见雷狮之前,卡米尔从未相信过所谓一瞬间的感觉。 每个人都是独自生活,说到底来互不交轨,即使是曾经有过的一些旧知,也不过像是萍水相逢,是浅淡到从心上堪堪掠过的一点印象。生活像是温开的水色,在卡米尔的认知里,还从未有过什么浓墨重彩。 他不太重情,有时甚至于有些寡情。有人对他好,他也... 75 506
4 623
【雷卡】风雪尽头是乙乙 @识乙 的冬装pa~ 终年风雪的国度设定 戒指x指环x耳钉都是原设!! *放飞自我 [想删中...] 00 年幼时这里就是一片荒原,雪是这个地方少有的一些鲜活。 雷狮年幼时不喜欢雪。他讨厌所有寒冷的东西,甚至不允许自己的卧房在他回来时没有烘得暖意正好。他一个人坐在那大得像是敛进一整片雪原的落地窗前,连无意间触及的玻璃的寒意都令他厌烦。 归咎起来,大概是因为他不愿停在所谓被冷冻住的地方。 所有人都告诉他,这里是雪的国度,无论年岁何如,雪的不停不息像是命运的反复。如何能改变渺茫到无处追及的命运? 雷狮从前并不甘愿... 18 401
【林中心】普通人我最爱的角色林敬言的生日,其实今年是第一次赶上。我本来想写一篇够甜的林方,脑了一下,忽然觉得比起只甜甜他们,我更想再深爱一次这个角色,这对cp。 林敬言中心 00 我是通过方锐联系到林敬言的。 那时候方锐刚放了退役的消息,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所有的电竞媒体都想法设法地想要拿到第一手资料,我挤在这中间,借着兴欣驻站记者的身份抢了个先手。方锐的采访是在兴欣进行的。我进去的时候看见一堆人围成一个圈,从圈里面传来有人唱东方红的声音。还没等我犹豫完要不要凑过去,里头就爆发一阵哄笑。人群散开的时候我看见中间站着方锐,一个笑得满脸通红的方锐,眼神里都是畅快的笑意。 他看到了我,朝这边挥... 40 205
【雷卡】光的相恋是,是十五大宝贝点的现pa! @酩酊戲畫 私设雷卡都成年了x流水的同居梗不好吃 01 “夏天过来一起住吗?” 雷狮这么问的时候,已经是六月末了。卡米尔拿过冰柜里的两瓶水,指尖贴着湿湿的冰凉。清热的冷气从冰柜里泄出来,氤氲了夏天独有的凉意。听到问话他并不惊讶。两人心照不宣地确定关系也已经很久了,他早猜到雷狮会先提出如何走下一步。话语没有带询问的意思,问话人只是习惯性地这样把事情敲定而已。这是雷狮很早就养成的习惯——尽量少在无需确认的事情上反复斟酌,浪费时间。 当然,卡米尔没有任何意见。 “你一个人住?”他还是问了一句,虽然答案显而易见。雷狮接... 56 449
【雷卡】柠檬黄总是想写一个模模糊糊的故事。 游民(?)雷x画师卡 雷狮是,在外游历的人,由于一些原因暂时失去了视觉。 ———————— 01 那座潮湿昏暗的小筒楼已经荒废了很久。砖瓦斑驳,青苔密密麻麻,有一股被遗弃的潮湿味道。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漫漫不绝的雨声很清晰地响在雷狮的耳边。他的世界此时一片黑暗,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一场雨中。这又是一场雨季,地面很湿很滑,对于不方便行走的人来说无疑多了些不便,但雷狮浑不在意。 他没有撑伞,也没有被淋湿。他从那一道破破烂烂的雨棚下走过去,寻着人声问路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心的老太太告诉他这里是一个偏僻的住宅... 19 332
【雷卡】相知@鴺 乙乙要的学pa!!也是送给雷总的甜饼生贺x *一个俗套的恋爱故事 01 卡米尔独自落座在礼堂的某个角落,低头随意翻看着英语单词本。礼堂嘈杂,不断有人从他面前走来走去,大声谈笑。卡米尔试着翻了几页,就放弃了。他抬起头望向远远的台上,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待会大概会走上这个台的人。 ……某个滥用职权,强硬又无理的家伙。 卡米尔深深呼了一口气。他不过是曾经帮过负责摄影的同学一次忙而已,跟学生会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想浪费备考时间外出去做什么公益录制。雷狮这次却干脆不依不饶,一口咬定摄影的那位同学就是没空,也懒得渲染这次为校出力是多么光荣,直接用了命令的口吻。 卡米尔确实不想去。但... 34 382
【林方】相恋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提供的梗。 大致是,锐锐因为一点不为人知的原因无法被人看见,只有林敬言看得见他。 方锐如果重新动情,可以被所有人看见,除了林敬言。 *不虐 *我爱他们 ———————— “你知不知道,谁都看不见他,除了你?” “嗯,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最好不要记起你?” “我知道。” “只会有两种结局。” “知道。” 00. 方锐有点恍惚。 他正站在老旧的小巷子里,砖砖瓦瓦里有青灰色的植物,电线交错纵横,远处是一角浅蓝色的天。耳畔安安静静的,有个小孩儿一下一下拍球玩的声音格外清晰。... 59 173
【雷卡】烈酒和糖私设多,很多自己私心的理解。 总觉得,雷卡是应该相知相伴的,谁少了谁都不行。 *是甜的 —————— 1. 卡米尔是不喝酒的。 他曾经偷偷尝过雷狮私藏的酒,仅仅一小口就被激得掉眼泪。辛辣的苦味仿佛是带着锯齿的一把尖刃,又麻又痛。他本就没喝过酒,更何况是雷狮都不常喝的这种烈酒。卡米尔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的大哥会喜欢这种又呛又苦的味道,直接冲的人意识恍惚,久久不得回神。直到雷狮拎着一堆七七八八的新奇玩意儿来找他的时候,他还因为唇齿间残留的涩味而微微皱眉。 “卡米尔。”雷狮远远地丢了什么东西过来,卡米尔接住,摊开手看到是一颗糖。雷狮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 31 565
 
©白理和犬 | Powered by LOFTER